手機資訊 ?? 期貨日報電子版 ??
首頁 >> 評論 >> 政策解讀 >> 正文

站內搜索:  高級搜索

市場為何談“減持”色變?背后三大真相不可不知 市場呼吁適時優化減持政策

一直以來A股,市場往往談“減持”色變,把“解禁”也視為洪水猛獸,尤其是股價在減持計劃發布后出現下跌,則更被市場歸為下跌的真正原因。

那么,減持對市場影響的“真相”到底如何,今年以來減持計劃實施情況如何,減持新規以來減持市場有沒有什么新的變化?

記者通過數據發現“減持”有三大真相:

第一,減持是中性行為,市場高位往往減持規模較大;

第二,無需談“減持”色變,實際減持數量往往低于計劃減持;

第三,減持計劃的披露及實施未明顯影響股價走勢。

減持是中性行為,市場高位往往減持規模較大

以深市為例,數據顯示,減持新規推出前(2012年6月-2015年6月),各類受限主體日均減持總額占市場日均成交金額的比例僅為1.51%,減持新規(2017年5月至今)實行后,下降至1.00%;其中控股股東日均減持金額占市場日均成交金額比例僅為0.05%。

從歷史減持情況來看,無論是否出臺了專項減持制度,各類受限主體實際減持金額占市場成交總量的比例均較低,且前后差距甚小。

對此,市場專家認為,由于受限主體交易量占比較小,單純從交易層面評估,受減持新規限制主體減持數量對市場整體價格形成的影響有限。但不排除股東減持所釋放的信號,導致非理性緊張情緒蔓延,從而放大了減持行為對市場的作用。

此外,記者注意到,市場和投資者對解禁數量也十分關注,把新增解禁股票視為擊垮市場的“洪水猛獸”。然而,從過往和未來解禁數量來看,以深市為例,兩市解禁數量占市場成交量、總市值和流動市值比例均較小。其中,實施減持新規后,日均解禁股數和日均解禁金額分別為16.44億股和185.67億元,占市場日均成交金額4.15%。

上述專家坦言,部分投資者忽略市場整體規模的增長,僅憑新增解禁股票絕對數量來做投資決策是片面且不理性的。另外,各類受限主體并非股票一解禁就賣出,不少股東長期看好公司未來發展,選擇長期持有,真正減持的數量就如同小溪,對市場這條大河的作用微乎其微。

此外,通過多維度數據對比可以發現,市場走勢好的時候減持規模較大。以深市歷史數據為例,近年減持受限主體減持情況與深證成指點位波動趨勢基本一致,深證成指點數位于高位時,受限股東減持金額增加,深證成指點數回落時,受限股東減持金額相應減少。市場專家評論到,股東減持是一個市場行為,股東依據市場價格與股票價值判斷是否減持,市場高估時,股東減持獲取投資回報;市場低估時,股東增持穩定市場。

另外,深市限售股份解禁金額走勢相對平穩,同深證成指點數波動趨勢相關性不大,由此可以看出,解禁數量多少對市場走勢影響較小。因此,投資者無需視“解禁”為“減持”和“下跌”的前端號角,應從價值投資的視角客觀分析,讓投資更加理性。

深市主體減持金額、解限金額、深證成指走勢關系圖

專家認為,股份轉讓是股東的基本權利,也是資本市場的基礎性功能。從制度層面看,順暢的資本退出機制是市場成熟度的重要體現,有利于保障市場的流動性,促進資本形成,激發市場活力,提高資本配置效率,讓資本與實體經濟之間形成良性互動。

因此,應當客觀看待減持行為,客觀評價減持對市場的影響,股東依規披露并實施減持計劃應當是一種中性行為,還應認識到減持披露對保護中小投資者的積極作用。

無需談“減持”色變,實際減持往往低于計劃

有媒體對2019年減持計劃披露情況表示擔憂,認為減持潮“兇猛”,實際上卻并非如此。一方面無論擬減持數量還是減持金額占市場交易總量比重較小;另一方面計劃減持數量也遠低于實際減持數量。

從深市情況看,從2019年初至9月11日,共有948家上市公司的重要股東披露了1653項減持計劃,合計擬減持237.49億股,僅占深市2019年累計成交量的0.44%,合計擬減持2574.31億元,占深市2019年累計成交金額的0.49%(詳見圖2)。總體來看,深市重要股東擬減持數量和金額占同期市場交易數量和金額的比重均較小。

上述專家評論,由于深市民營企業占比較高,該類企業股權相對集中,重要股東絕對數量較多,因此大多數減持都會預披露。投資者在分析減持計劃信息時應當明白這一特性。

其實這些減持計劃完成度并不高。根據進展公告顯示,從2019年初至9月11日,深市重要股東實際減持64億股,占減持計劃擬減持股份的26.95%,占減持期限內公司累計成交量的0.11%;實際減持金額約673.27億元,占減持計劃擬減持金額的26.15%,占減持期限內公司累計成交額的0.44%;實際減持規模占公司流通盤比例很小。在已提前終止或實施完成的減持計劃中,實際全額完成減持計劃的股東僅占45.25%,大部分股東未充分減持。總體來看,重要股東實際減持數量遠低于其計劃數量。

究其原因,市場專家分析,一方面市場波動影響股東減持意愿,另一方面,股東在無法精確擬減持數量時,都會選擇充分利用可減持額度進行預披露,能夠為其爭取最大的減持空間。因此,減持預披露數據并不代表未來市場實際承壓情況,投資者可以辯證看待預披露所釋放的信號,無需減持計劃一出,市場就聞聲色變。

除此之外,減持計劃的披露及實施未明顯影響股價走勢。從二級市場反應來看,股東披露減持計劃對公司股價影響相對較小,僅少部分公司在持續周期內出現一定幅度下滑。從深市重要股東可減持首日來看,2019年初至9月11日,448家股價上漲,379家股價下跌。實施減持計劃期間,首日股價平均上漲0.17%,減持期間公司股價平均上漲1.44%,減持計劃的實施期間內公司股價未受到明顯影響。

市場呼吁適時優化減持政策

規范重要股東股份減持是平衡效率與公平,維護市場秩序的內在需要。

自減持新規實行以來,“過橋減持”、“精準減持”和“清倉式減持”等減持亂象得到有效遏制,維護了市場秩序和平穩運行,保護了中小投資者合法權益。但隨著時間推移和市場形勢的變化,減持新規在實踐執行過程中面臨了一些新情況新問題,市場對適度“松綁減負”的訴求日漸強烈。

業內人士認為,減持新規雖在異常波動等特定時期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對于大股東及特定股東較嚴格的減持限制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市場流動性,增加了交易阻力。與此同時,減持新規與其他監管政策疊加,導致資本退出存在阻礙重重,或不利于資本形成。例如,由于與敏感期制度疊加,受限股東可選擇的減持窗口大幅壓縮,從而導致“集中減持”的現象;又如與再融資市場發行和鎖定期疊加,降低了市場主體參與再融資的積極性,一定程度上導致“融資難”和“融資貴”的問題更為突出。

還有專家人士指出,股票質押行為與減持嚴控存在一定關系。在減持受限較多的情況下,有融資需求的大股東更傾向于質押融資。

目前,市場各方改革呼聲不斷,改革共識日漸凝聚,暢通交易機制、促進資本循環,更好發揮市場優化資源配置的作用已成為下一階段改革的重要方向。

記者了解到,自減持新規實行以來,監管層也在持續關注規則適用效果,注重市場訴求收集,就實踐執行中面臨的新情況新問題已展開深入研究,探討不斷優化減持制度的監管邏輯和目標思路,以期平衡好釋放市場活力與防范化解市場風險的關系,平衡好尊重股東合理退出需求與維護市場秩序的關系,最終實現效率與公平的有機平衡。

(文章來源:券商中國)

責任編輯:李靖琴

《期貨日報》社有限公司版權聲明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大乐彩开奖号码